“胡闹!”种光道第一个出声喝道,“没看到西安府这边会受到小冰期影响,旱情严重起来,粮食都没有,我们靠什么养活这么多百姓?

    都城要养活太多不事生产的文武百官,若是定都西安府,指不定还得跟唐朝一样,再建一个东都洛阳,必要的时候跑去东都讨口子。

    你们想当讨口子的乞丐吗?”

    众人闻言一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王三多看了种光道两眼,确实没想到身为陕西人的种光道,居然不选择定都西安府。

    这可是陕西老铁们的精神家园,种光道也是一个利益导向重的主儿,也会思考什么地方最合适了。

    “放心吧,孤既然说要重启丝路,就代表没有放弃陕西。

    孤可不是明廷,选择将自己的都城带去北京,却没有办法解决掉北部的祸乱,实在太菜了。

    不过,他们也有功劳,至少在嘉靖之后的,蒙古人基本被养废,就是他们的手笔。

    只要解决东北的女真人,咱这一次准备海陆都要,两手抓,两手都硬。

    北京,处于大海,草原、东北、中原交界,地理位置绝对的优越,定都北京之后,我会开海。”

    王三说到这里看向洪承畴。

    他点了点头:“海运漕粮确实比运河漕运便宜,但风险也不小。”

    “江南造船几百年了,风险再大,能跟泰西人那样蹈海四万里来华买卖的风险大吗?近海都征服不了,大明沿海早就是泰西人天下了,还能让整个南北两洋,都挂他郑芝龙的旗子交保护费。

    一年千万两白银或许不到,但五百万绝对有吧,还他娘的是只进不出的那种。”王三笑呵呵的说。

    种光道听得呼吸都急促了,他管家的,太清楚现在的财政状况了,缺现银都快疯了。

    要不然王三也不会直接强制推票据了,尽可能降低交易频次,截流现钱。

    但相对稳定的秩序下,新顺政权还是迎来一场商贸爆发。

    种光道盘了一下秦王府藏的银子,只能勉强撑起半个陕甘宁三省的贸易额。

    银子还是不够多,隐隐通缩还是很严重的,毕竟合阳县都一石粮四钱银子了,那些士兵不大懂经济,种光道却能察觉这中粮价背后的危险。

    要不是王三压着,他肯定已经开始主动贬值钱钞套现补充国库了。

    洪承畴点了点头,这点资料,他还是看过的了。

    王三继续道:“总之,蒙人留下来的遗祸,还需要我们去重新涤荡。

    本朝平定中原之后,不会将核心地区安排太多藩王,但会将藩王置于西域各地,让他们过去营缮城池。

    蒙人做得初一,我们汉人就做得十五。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大战略,一直是要速通一统的缘故。

    趁着各地旱涝,混乱,人口富裕,正好将他们迁出去,用土豆和红薯等作物,配合海陆两条丝路,替子孙后代打下一个大大江山。

    当然,你们的也有,一人一座宗庙,一户一个诸侯。

    西域之外的土地,我会想个方略,将历代藩属、分封的优缺点梳理一遍,然后整理出来。

    缔等世袭肯定会有、推恩也会上、甚至土司羁縻都可有可能,直到渐渐统合为省。

    至于如何博弈,交给子孙去头疼,反正爷们现在只管带着你们将这些白日梦变成现实。”

    “哈哈哈!”众人都大笑,但眼底尽是火光。

    名为野心的火光。

    跟着王三混的人,越能感觉到王三的牛逼,他就跟拥有天上的视野,俯瞰天下风云变化,总能想出一堆的解决办法。

    然后逐条梳理,直到拿出一个合适的方案。

    王三看他们傻乐,也满意的点头。

    实现一步、计划一步、理想一步、梦想再一步,不断地抬高他们的阈值,他们就会回去思考 ,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达到这些计划。

    虽然大家都强调不能好高骛远,可惜没有梦想的人,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人,要脱离低级趣味。

    生儿育女算个屁,伴随着新顺国的发展如火如荼,大家伙都从战争中磨砺出来,身上的气势、指挥的能力、看待的眼界,全都提高了。

    王三也乐得再给他们拉一拉方向,给他们把把大方向。方向确定之后,他们也会渐渐发现,有了王三这一套战略走下来,或许他们不会跟明初那样被斩尽杀绝。

    因为,王三要重启丝路,而重启的办法是封建。

    虽然不见得会跟以往的封建一样,但至少有一块自家的地盘,传给子孙后代。

    这就是传家宝!

    “咳咳,总之这一次先去甘肃的想法,就是试验我这一套办法的前瞻。打不出关西,我们是没办法进军西域的。所以,趁着现在和硕特部在疏勒闹腾,我们先将城垒土豆种过去。

    水泥的研制算成功了,之后造路面建堡垒速度会快很多,成本也便宜。

    陕西、宁夏、甘肃拆分之后,陕西就剩下一个延绥还没拿下。

    大家尽快完成新一轮整编和农场建设,然后大量挖掘储水的水库,谁也说不准明年会不会干旱,如果还是跟今冬的霜雪,还能惠泽之后的生产。

    至于中原,让它继续乱着,明军欠饷成风,中原百姓肯定会被劫掠,到时候我派遣细作挑起敌后作战,顺道将他们人口引导向西,填补西部边陲和草原的人口。

    到时候一边打,一边扩,顺道再西北笼络草原部落,将他们的骑兵引为所用,然后我们走九边。

    女真人能从龙井关突入京师,孤只要有足够的骑兵,也一样可以直接杀进京师。

    京师一下,河南聚集了那么多的兵马,那么谁最有资格接替帝位呢?”

    王三说到这里,洪承畴嘴唇已经在颤抖了:“福王!”

    “对呀,福王。只要挟持福王的人不是蠢蛋,想要保命,和摆脱河南这个烂摊子,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裹挟福王赶赴南京。

    到时候就是军阀跟东林党之间的交融内斗了。

    若是真有这么一天,等福王去了南京登基了,孤遣一批人马将诸王血缘最近的一批丢去江南比如潞王、瑞王、桂王。

    亨九啊,你说江南实际的头头,东林党会不会因为支持不同派系,而产生分裂?”

    洪承畴不出意外的狠狠点头。

    要知道,现在的东林党已经南北分裂了,过段时间真叫王三拿下北方,就该是南直隶和江浙之间的分裂了?

    都是心怀鬼胎之辈,没人是好相与的。

    不过计划需要时间布置,反正设计好粗浅的大框架,多少有点效果。

    “好了,兵法有云,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人为推动大势,作为大明经济中心的江南,谁不想宰制?

    江南先乱几天,然后等他们码好了各家筹码,就在拉一派打一派,最后一起吞掉。”

    王三语气坚毅,结束了这场密会,“接下来,各司其职,尽快将陕西安宁下来!”

    “是!”

章节目录

穿越明末:我从陕西闹革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倦鸟落旧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倦鸟落旧林并收藏穿越明末:我从陕西闹革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