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耐心地告诉他:“比如你回到家里之后,可以选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先来个大扫除,把那些陈旧的破烂统统都扔掉,开窗换气,打扫房屋,晾晒衣物被褥,调整家具位置,再摆上一些鲜花绿植,让家里的生气运转起来。”

    他连连点头:“然后呢,还需要我做什么?”

    我继续说:“然后你买点好吃的,主动给你媳妇做顿饭,陪孩子做游戏,因为一家人欢乐和美的气氛,也能调动家庭的运势,如果你总哭丧着脸,看哪都不顺眼,天天不是骂媳妇就是打孩子,你觉得好运会去你家吗?”

    他连连点头:“嗯嗯嗯,还有呢,还需要我做啥?”

    我继续说:“还有就是当你运势低落的时候,要减少内耗,不要去折腾,因为你怎么折腾可能都没啥用,你可以多去学习,充实自己,强大自己,多去做一些铺垫和准备工作。比如人际关系的交往,人脉资源的积累,知识能量的储备,因为你八字里本来就缺印,学习和读书对你有好处,同时也可以多回家探望父母,多听取长辈的意见,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做好准备,等待时机。刘备不是说过,大丈夫即便身处逆境,也应屈身守分,以待天时,不可与命争也。”

    他听的聚精会神,然后又问:“这些听起来好像都挺慢的……你说我戴个转运符,再做个转运法事,实在不行我还可以还个阴债,这样会不会快一些变好?”

    合着我刚才说了半天,他基本上都没听进去,就一心惦记着做法事啊。

    我无奈地看着他说:“如果你想要转运符,想要做转运法事,这都可以,因为这本身也是一种提升运势的方法。但我要告诉你,任何外力都是辅助,如果你自己不能做出改变,还是这么浑浑噩噩,成天焦虑,不知道做出改变,那我就是给你家屋里贴满了转运符,可能也没啥用。到时候,你可别来找我,说转运符不灵。”

    他想了想又问:“那我在家里布置一下风水总可以吧?”

    我点点头:“这个完全可以,不过在布置风水之前,你还是先把屋子好好打扫一下,给家里换换气场,同时转变自己的心态,然后再找我要转运符,再说布置风水的事!”

    他终于不再纠结,没缠着我要转运符,但犹豫了一下又问我:“那个……我身上真没有蛊虫啊?”

    气的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你脑袋里的确是有蛊虫,这蛊虫的名字叫焦虑,还有一个名字叫胡思乱想,如果你制服不了它,就要完全被它控制啦!!”

    这哥们倒也不生气,嬉皮笑脸的又磨了我一会,我也没办法,到底还是给了他一张转运符。

    符咒的奥秘,其实是用画符者的能量沟通天地神灵,是一种祈福和禳灾的方式。

    而我这次给他的转运符,用的是天师府的符法。

    虽然我不是天师府的道士,但马叔是,因为符箓这东西讲究法脉传承,必须要有师父才行,画符行法的时候,才可以用师父的法职,否则行法不灵,请不到兵将。

    所以,马叔早就把天师府的符法传给了我,他之前跟我说,其实天师府的符,属于先天符法的一种,也就是象形符。

    很多人都看到过天师府的符,里面画的都是弯弯曲曲的符号,几乎没有什么文字,其实每一种符号都代表了某一位神将,这种表现的形式是通过画符,让自身的气与神将相合,从而请来神将相助,所以灵验度较高。

    当然了,具体的显化效果,还是因人而异,毕竟每个人的福运造化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所以,我给了他这张转运符,也告诉他按照我说的那些去做,让自己和家里的气场改变,转运符才能发挥更好的效果。

    毕竟有一句话:财不入脏门,福不润浊人。

    这句俗语很好地体现了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一个观念,也就是说:一个家庭的环境如果不够整洁、一个人的身心如果不够洁净,那么财富和好运可能就不会降临。

    同样,一个行为不端、品行不正的人,也很难获得幸福圆满。这句话,不仅是一种生活的智慧,也是一种人生的哲学。

    这人临走的时候,我又送了他一句话:人生的大运就像一座座山峰起伏不定,当你走到一座峰顶的时候,就是你运气最好的时候,此时你无论往哪里走,都是前往谷底的下坡路。

    如果你避不开下坡路,走到了谷底,只要你坚定信念,坚持前行,那么无论你往哪个方向走,全都是重新前往峰顶的上坡路。

    当然,你必须要在谷底积蓄足够的能量,攒够足够的信心,看准方向,一鼓作气,勇往直前!

    否则,如果你要是在谷底一直沉沦徘徊,一直胡思乱想,一直到处乱撞,那就真的走不出去,真的就完犊子了。

    这哥们经过我一番苦口婆心,看起来终于是开悟了,说回去之后一定按我说的做,整理房屋,洁净心灵,让家庭和自己的身心干净整洁,然后不再胡思乱想,努力充实自己,积累人脉资源,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好运!

    好不容易搞定了这个人,我心里也是挺欣慰的,说实话帮人开悟还是很有成就感,就像是在草原上救了一只迷途的羔羊,帮他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但这件事过去也就是三四天,这天一大早小梁子忽然又找我,而且很罕见地给我打电话。

    要知道,我们这些在网上写的,平时的交流方式全都是文字,同样的一件事,宁可在网上打字聊一个小时,也绝不打电话说五分钟。

    这可能是长期的文字工作造成的习惯,也可能是成天不出门,每个人都很宅,都有点社恐,甚至有电话恐惧症,不愿意说话。

    其实我以前也不社恐,跑业务的时候成天到处出溜,自打开始写,越来越不想说话……

    而这次小梁子打电话,显然是有急事,我接起电话,对面就传来他急切的声音。

    “吴哥,你有空没,来救救我啊,我在床上……起不来了……”

    1秒记住114中文:

    dengbidmxswqqxswyifan

    shuyueepzxsguan

    xs007zhuikereadw23zw

章节目录

东北出马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吴半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半仙并收藏东北出马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