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之后,凌志昊推开了杨铭凤。

    推的力道有点大,杨铭凤睁开眼睛看他,见他满脸懊恼。

    她有点好气,又有点心塞。

    还以为她拿下了她的男神呢,原来还没有。

    他对她或有点意思了。

    但是他还在纠结中,并没有做出决定。

    无防,反正她都暗恋了那么多年,现在又与他是邻居,不把他拿下来,都对不起自己花在他身上的青春了。

    “咱们都是成年男女了,又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接个吻很正常,不用一脸懊恼,好像我占了你的便宜似的,明明你也很享受。”

    杨铭凤说着还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

    凌志昊拍开她放肆的手。

    瞄到她被他滋润过的红唇,眼神又深了深。

    他深吸几口气,淡淡地道:“我那是以牙还牙。”

    杨铭凤低笑,“那我也能以牙还牙吗?我就是轻轻一亲,你亲得比我厉害,我想报复回去,以牙还牙。”

    凌志昊瞪着她。

    “逗你的,瞧你,耳朵都红了,脸红得像关公,少见呀。”

    “不介意我拍张相片留念吧。”

    杨铭凤说着就拿出手机拍下了他脸红的样子。

    凌志昊:“……”

    他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把相片删了。”

    杨铭凤把手机放好,说道:“干嘛删了,那么好看,你脸红红害羞的样子,那是百年难得一遇呀,不拍下来,错过了太可惜。”

    “百年难得一遇,你还能更夸张一点吗?我都没有活到百岁,怎么出来的百年一遇。”

    凌志昊也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无法让她删掉他脸红的相片,他只得叮嘱她:“不要让别人看到,你要设为私密相片。”

    “我还想设置成为我手机的屏幕背景图呢,这样一用手机就能看到帅哥,帅哥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看着赏心悦目,这样还能让自己的心情变好。”

    “……”

    凌志昊无语至极。

    他竟然不知道杨铭凤还有点无赖。

    他偏头不看她了,看车窗外的街景。

    杨铭凤趁他不注意,又悄悄地拍了他的侧颜照。

    凌志昊的颜值并不输于沐长宇,是个帅哥。平时喜欢绷着脸,显得严肃又冷漠,其实那都是他的面具。

    这张面具他戴了多年,不觉得累吗?

    可能,面具戴得久了,镶入了他的脸上,再也撕不下来了。

    不管他是什么样子,杨铭凤都爱他。

    她这辈子呀,算是栽在凌志昊手里了。

    遇到再多男人,她都不动心。

    总会忍不住拿他们和凌志昊比,不怕货比货,最怕人比人,人比人,气死人呀。

    十几分钟到,到了办宴会的那家大酒店。

    花了这么多时间才到达酒店门口,那是路上有点堵车。

    广城是个大都市,车多,人多。

    每天都会有堵车的时候。

    “就是这里了。”

    杨铭凤说道。

    凌志昊不接话。

    司机找了个停车位,停好了车。

    杨铭凤先下车,关上车门后就想走,但见车上的男人还坐着不动。

    她去拉开了他那边的车门,笑问:“凌大少爷,需要我用八抬大轿把你抬进去吗?到了呀,下车呀。”

    凌志昊抿了抿嘴后,低沉地道:“我这样跟着你进去,别人问起咱俩的关系,怎么说?”

    两个人演戏,只在两家长辈面前演。

    在外面别人是不知道他们俩顶着恋人的关系。

    杨铭凤虽说陪凌志昊去参加过宴会,由于杨铭凤本身也是大公司的高层,她从总部那边调到广城的分公司,全权负责分公司的运营,广城商界的人都留意着这位年轻的高管。

    所以每次看到凌志昊和杨铭凤一起出现,别人总会以为他们俩是恰好遇上的。

    很多时候凌志昊收到的邀请函,杨铭凤也会收到。

    哪怕她没有收到,由于她出现在宴会上,别人也会以为她收到邀请函的。

    “我挽住你的手臂,我们俩不要像前几次那样,一前一后进去,并肩进去,亲亲热热的,什么都不用说,别人也能猜到了。”

    “杨铭凤,以我的身份地位,过了今晚,会有很多人来探究我们俩的关系。也有可能会被娱记报道出来,登上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那样,我的名声多少都有损。”

    杨铭凤明白了他话里的深意。

    她很认真地道:“那你想怎么样?让我怎么赔偿你?咱们谈好了赔偿款再进去吧,免得你明天狮子大开口,跟我要天价赔偿。”

    司机:“……”

    自家大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爱斤斤计较了。

    还是,大少爷想让杨小姐承诺什么?

    让太太知道了,能撕下大少爷一层皮。

    凌志昊一脸严肃的样子,说道:“也不用天价赔偿,就是,我们还得继承演下去,你得配合我到底。”

    “不仅仅是在我爸妈面前演戏了,是让整个广城的人都知道咱俩是恋人。”

    杨铭凤松了口气。

    司机偷笑。

    他忽然觉得大少爷就是想要名份,光明正大的名份,揪着这个机会,一点点地往假戏真做的路上走去。

    跟在凌志昊身边当他的专职司机,知道的比别人多。

    凌志昊和杨铭凤是演戏的,假的情侣,司机早就知道了,不过守口如瓶,不敢泄露半句,怕被大少爷炒了鱿鱼。

    大少爷给他的工资很高的,工作也不算累,每天送大少爷回公司后,他就无所事事的了,在公司里到处晃悠,有时候帮别人干点活,别人也会给他一点报酬,就当作是挣小费了。

    这样下来,他一个月的收入比普通公司的白领还要高。

    他才舍不得丢掉工作呢。

    “行行行,只要你钱到位,你让我在全国人面前演情侣,让全国人民都以为咱俩是情侣,我都没有意见。”

    凌志昊说道:“我不给你报酬了,咱们要演得入木三分,就像其他情侣那样。”

    杨铭凤:“不给钱了?”

    “给,是我给你的零花钱,不算是报酬。”

    杨铭凤看着他半晌,探身入车内,附到他耳边,小声问他:“凌志昊,你是不是爱上我了?爱上我就直接说呀,你向我表白,我又不会拒绝你。”

    “何必拐弯抹角,用那么多的借口呢。”

章节目录

许雨晴沐长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阿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铃并收藏许雨晴沐长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