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芹终于等到了罗刹国王伊凡沙皇的回信。

    没错,这个时候,罗刹国已经成立了沙皇俄国,只不过大明仍然习惯称其为罗刹国。

    伊凡沙皇本来与大明没有什么恩怨,因为两国之前没有过战争,打猎的矛盾也不过属于摩擦而已。

    只不过众所周知,正常情况下,摩擦的力度太大,次数太多,确实容易忍不住,于是就爆发了一下而已。

    爆发之后应该进入一段贤者时间,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儿,所以伊凡沙皇对这次南北夹击大明兴趣并不算很大。

    但萧芹告诉伊凡沙皇,如果这次夹击成功,灭了大明,那么长城之外的草原之地都可以让给罗刹国。

    这让伊凡沙皇十分动心。毕竟罗刹国曾匍匐在蒙古人的脚下二百多年,现在若能反过来统治蒙古人,那感觉得有多爽。

    那感觉就像网文四大爽:家丁翻身压倒了主子,皇子翻身压倒了皇帝,屌丝翻身压倒了女神,赘婿翻身压倒了夫人。

    所以伊凡沙皇同意了,而且和萧芹一起欺骗漠北蒙古的那些部族首领们,说我们是来帮你们的。

    我们是看不惯俺答汗死后,大明侵占你们的草原,我们要帮你们夺回草原,草原属于伟大的成吉思汗的子孙们!

    漠北蒙古距离大明的防线比较遥远,接触很少,比较野蛮落后。

    即使在俺答汗风光无限的时候,对漠北蒙古也只是名义上的管辖,实际上也懒得搭理他们。

    但现在俺答汗没了,听说原本俺答汗地盘上的部落都归顺了大明,这让漠北蒙古的首领们瞬间觉得又行了。

    朱元璋时期和朱棣时期距离现在已经很遥远了。而且即使那时,大明也并未达到漠北蒙古的尽头,所以大明军队的高光时刻,漠北蒙古见识得比较少。

    反而是近年来,俺答汗对明军的屡战屡胜,甚至冲破宣大防线,到大明京城来了把零元购。

    这样的消息,让漠北蒙古首领们津津乐道,与有荣焉。

    他们都觉得,按照这个势头,没准哪天蒙古人就杀回中原,重新当上头等人了呢。

    没想到仅仅三年时间,不但全村的希望俺答汗死了,整个南部草原都归顺了大明,这心理落差也太大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漠北蒙古部族首领们,自然而然地觉得俺答汗是意外而死,而南方部族太软弱了!

    所以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强悍勇敢的北方部落统一整个草原,成为草原的霸主,然后再考虑收拾大明。

    不过自信归自信,漠北蒙古也听说大明出了个什么天师,然后这几年蒸蒸日上,国运昌隆。

    南方部落也不知道是啥态度,欢不欢迎我们去拯救他们,重振蒙古雄风,这仗打起来还是有点风险的。

    就在这犹豫的时候,北方的邻居罗刹国找上门来,说我们共同的朋友萧芹先生,现在已经是日本天皇啦!

    当年他帮助俺答汗差点灭了大明,结果俺答汗不争气,不肯听他良言相劝,错失良机,导致功败垂成。

    所以萧芹先生痛定思痛,与其给人当CEO,不如自己创业当董事长,如今创业成功,准备邀请咱们一起捆绑上市!

    漠北蒙古的首领们喜出望外,这真是瞌睡遇上了大床、阿珍遇上了阿强、香烟遇上了槟榔、***遇上了流氓……

    我知道这段曾经出现过,但此时并没有更好的形容能表达这种喜悦之情,词穷了!

    何况罗刹人还有犀利的火枪,据说大明能征服南部草原就是依靠流氓的火枪打法。我们漠北勇士虽然不惧,但能有同样的武器当然更好。

    所以漠北蒙古与罗刹组成联军,开始向南部草原进发。

    罗刹国诚意十足,派出了上万人的火枪队,由罗南德大公率领。

    关于联军由谁来指挥的问题,漠北蒙古首领们和罗南德产生了一些分歧。但罗南德很有谈判技巧。

    「各位首领,我是来帮你们打仗的,打下来的草原可都是你们蒙古人放牧牛羊,我们罗刹人是不要的。

    现在你们却连一个指挥官的荣誉都不肯给我,我不但无法和士兵们交代,而且我也会很伤心的。」

    淳朴的漠南蒙古首领们汗颜了,觉得自己确实很不够意思。何况漠南部落的首领们互相大眼瞪小眼的,谁也不服谁。

    想从自己人中选一个首领,本身就是很难的事儿,谁也没办法获得高票数。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这个外来户指挥呢,反正打完仗他也是要走人的。

    当罗南德拿到了指挥权后,他命令联军放缓脚步,稳步前进。漠南蒙古首领们不解,纷纷质疑。

    「不是越好的,和日本人一起动手吗?我们这么慢,日本人就要先动手了!」

    罗南德微微一笑:「就是要让他们先动手。这种夹击敌人的战斗,先动手的那个总会遭遇最激烈的抵抗。

    等到他们打起来的,大明的军队就会大量地调往南方,北方的防线就会变得空虚,到时我们就可以打得更加轻松!」

    漠南蒙古首领们目瞪口呆,他们没有俺答汗那样的谋略,平时部落间的冲突也都简单粗暴,就是对砍,

    .看谁人多够狠。

    此时见这罗刹人如此狡猾,不禁都很折服:「幸亏让他当指挥官了,这把稳了!」

    萧芹并非猜不到罗刹人可能会来这一手儿,但他也没办法。

    罗刹人这一仗是可打可不打的,但日本这一仗却是非打不可的。

    而且萧芹也相信,以罗刹人的狡猾,并不会等多久。只要日本人动手打起来了,罗刹人很快就会冲上来捡便宜的。

    所以,萧芹命令织田信长,率先在浙江沿海发动了进攻,并一上来就全力猛攻,争取打大明一个猝不及防。

    倭寇的进攻在开始也确实是节节胜利,除了大明兵马还未齐聚,人数占优之外,战斗力也是关键指标。

    戚继光和俞大猷练出来的新兵,虽然人数不算很多,但战斗力和之前的卫所兵不可同日而语。

    之前的那些零散倭寇,在这些新兵手下已经完全占不到便宜了,被打得屁滚尿流,死伤惨重。

    但这次来的大批倭寇,不但战力强悍,而且悍不畏死。他们打起仗来近乎疯狂,就像不知道疼痛,也不畏惧死亡的疯子一般。

    戚继光的鸳鸯阵对付万人以下的战阵十分占便宜,但当对方的大队冲锋时,优势就被削弱了。

    而且对方也有火枪手,射术也还不错,戚继光手中的火枪兵大都被运走了,剩下的枪不多,处于下风。

    但即使如此,戚继光和俞大猷两人仍以自己的军事天才,指挥着手中的不到十万人马,与倭寇周旋,为萧风争取了调兵遣将的时间。

    萧风马不停蹄地赶到江南后,原本混乱的各路军队,有了统一的指挥,立刻变得顺畅了许多。

    何况这些各地赶来的总兵们,有很多本身就对萧风十分仰慕的,例如苗疆总兵陈天宇。

    入世观和国坊这几年来的建设,在这战争发动的紧要关头,也终于显示出了大国重器的作用。

    胡宗宪主抓后勤,将各地国坊生产的弹药源源不断地运到前线,和源源不断的人马一起交到戚继光和俞大猷的手上。

    徐渭则被萧风派到了船厂,在被围挡得严严实实的船坞里,第二个宝船战斗群,已经开始铺设甲板了。

    萧

    风赶到前线时,俞大猷和戚继光两人,都是满身征尘,一脸疲惫。看见萧风,都开心不已。

    三人谈起战事,戚继光皱眉道:「这些倭寇悍不畏死也就罢了,连那些佛朗机人都如此勇敢,极为古怪。

    之前听汪直说过,佛朗机人仗着火器犀利,横行海上,但却并不算凶悍勇敢,难道汪直所言不实?」

    汪直和徐海此时都在海上,跟着唐顺之的宝船战斗群,也不知道到没到苏门答剌,有没有返航,自然也没法揪过他来问问。

    萧风沉吟片刻:「明日我亲自到战场上,看看他们怎么个悍不畏死法?不会是芹哥给他们吃了极乐丹吧?

    不可能,极乐丹生产起来很难的。就算日本遍地种金曼陀,这几年啥也不干,一直生产,也不够三十万人吃的。

    何况吃了极乐丹,虽然悍不畏死,但也很容易产生内乱。咱们早就把沿海居民内撤了,他们药性发作,只能自己内部男上加男,互相伤害。」

    第二天,萧风跟着戚继光、俞大猷来到前线,拿着望远镜,观察进攻而来的倭寇。

    果然如戚继光所说,不但正宗的日本倭寇,就连佛朗机人和带来的那些欧罗巴海盗,都极为疯狂,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萧风皱着眉头看了半天:「确实不太对劲,胡宗宪在日本的细作没有传来什么消息吗?」

    俞大猷摇头道:「胡兄说,那细作已经很久没有发来消息了。最后的消息说萧芹全国强行大征兵。

    很可能是细作也被征兵了,没准就在对面的军队里面。甚至有可能已经战死了。战场上谁能认得他是细作呢?」

    萧风看着勇猛作战,但气势上依旧差对方一筹的大明士兵,沉吟不语。

    勇敢和疯狂还是有区别的,萧芹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让这些倭寇们如此疯狂呢?

    萧风放下望远镜,脱掉身上的白袍,对俞大猷道。

    「给我找一身倭寇穿的衣服,再拿点染血的白布来,我混进倭寇的营地里看看。」

    俞大猷和戚继光都大吃一惊:「这绝对不行,你若有什么闪失,这几十万大军怎么办?咱们稳扎稳打,总能打赢的!」

    萧风笑道:「以我如今的功夫,混进去再混出来谈不上有多危险。我只去一个晚上,耽误不了事儿。」

    俞大猷忽然道:「师父,你不会说倭寇的话呀,万一人家跟你一说话,你就要露馅了!」

    萧风笑道:「所以要用染血的白布,把脖子包上,脸也包一半。脖子受伤了,就没人跟我说话了。」

    俞大猷见劝不住,只得帮萧风找来道具,萧风打扮起来后,完全就是个受伤的倭寇,灰头土脸,垂头丧气。

    前方的战斗进入尾声,明军撤退了,倭寇追杀一阵,也返回去了。萧风趁着混乱,溜到战场上,在一堆尸体中躺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一群日本和尚出现在战场上,仔细寻找有呻吟和呼喊的声音,他们身边还跟着一群倭寇。

    听见有动静的地方,和尚们就跑过去,看是敌是友。如果是倭寇,而且有医疗价值,他们就给包扎伤口,然后扶走。

    如果受伤太重,一看就没有医疗价值的,他们就双手合十念叨一句,转身离开。

    如果是敌人,他们就直接走开不管,后面跟着的倭寇上去补刀,砍死明军士兵。

    战场很大,所以当萧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跟着那些扶着伤病的和尚们往回走时,和尚们并未疑心,还过来一个人扶着他。

    回到营地,这些轻伤的倭寇们并没有得到更好的待遇,而是跟其他兵士一样用餐,睡觉。

    萧风假装脖子受伤,没有吃东西,但他仔细地观察了

    食物,这些士兵吃完食物后并没有什么异样,不像是下了药的。

    晚上睡觉,萧风也没有合上眼睛,一直等待着发生什么事儿。但除了伤兵的呻吟,和几个兵士小声哭泣,并没有其他什么动静。

    这些兵士就像药劲过后的人一样,变回了冷静、正常,甚至有点脆弱、伤感的远征之人。

    第二天天不亮,军官们就把士兵们叫醒了,一同向一个小山丘集结。.

    到了附近,萧风才看见,那原来是个土丘,应该是兵士们连夜用土堆砌起来的。

    一个神色默然的和尚坐在土丘上,土丘周围黑压压的围着几万人。一个军官举手示意人够了,和尚扫了一眼,开口诵经。

    和尚的诵经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极其清晰,连在远处的士兵都能听见。

    萧风心中一动,知道这和尚的内力不低,但这还不是主要原因,而是他诵的经文本身,似乎就有生命。

    那经文就像活物一样,随着他的声音在空中飞散,扭动,努力地往人的耳朵里钻,钻进人的脑子里。

    萧风的内力深厚,比别人听得更加清楚。那声音所念的语言,并非倭语,而更像是梵语。

    只是可惜,天书的翻译功能只能应对写下来的文字,对声音却无能为力,萧风也听不懂他念的是什么。

    但萧风心里正在发生变化,他感觉自己在变高,变大,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而其他人都变得无比渺小。

    他感觉自己可以随手杀人,就像捻死一只蚂蚁;他感觉自己可以横冲直撞,踩扁任何敢于阻拦自己的东西。

    就在此时,萧风心中金光一闪,冲破了魔音,瞬间让他冷静下来,他看着心中缓缓合上的天书,全身冷汗涔涔。

    他的手臂已经举到了半空,正在挥舞着,两脚也在地上跳着,嘴已经张开,幸亏还没喊出声音来。

    否则一张口,一口正宗的大明京城口音,只怕周围的倭寇立刻就察觉了。

    不过也难说,因为他周围的倭寇,包括伤兵们,都已经在欢呼雀跃,两眼血红,嘴里往外喷着口水,亢奋到了极点。

    萧风一面抵抗着魔音,一面装得和其他士兵一样,亢奋地跳跃着,同样亢奋的军官拔出长刀,挥舞着指向前方,带着上万人奔袭而去。

    萧风跟着那些人奔跑,回头看向土丘,又有一大群黑压压的倭寇,围在了土丘旁边,等待着魔音的洗礼。

    萧风看见周围有几棵树,他趁着跑过一棵大树的时候,纵身而起,脚尖连点两下,钻进了树冠里。

    身边奔跑的士兵情绪亢奋,几乎没有察觉。萧风躲在树冠里,看着一群又一群的倭寇听完魔音后离开。

    直到最后一波离开后,大概有一千个倭寇,围着那个和尚,从土丘上下来,在后面跟着大部队前行。

    这个和尚显然对倭寇很重要,为什么重要,萧风已经领教过了。而他们只用了一千人保护,萧风认为有三个原因。

    一是这一千倭寇一定是精兵,人数虽少,战力非凡。二是这个和尚本身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第三,这几十万的倭寇大军是推土机式的前进,在他们后方,几乎没有大明的军队能威胁到这支小部队。

    萧风静静地隐藏在树冠上,看着这支队伍从远处慢慢走进。

    可惜,他们的行进路线离这几棵树还有一些距离,想要跳下去一击成功是不可能了。

    萧风在这一瞬间反复思考,究竟是先安全撤离,再想办法,还是冒险一搏,免除后患。

    没等他想清楚,那只队伍已经走到了和树木平齐的位置,距离萧风大概有一百米。

    萧风知道,自己的功夫虽高,但

    正面单挑一千倭寇精兵,也是绝不可能的事儿。要是有一把枪就好了……

    等那支队伍离去,萧风从树上跳下来,兜了个大圈子,绕回了战场的后面,差点被大明营地巡逻的士兵当成倭寇给干掉。

    戚继光在前方作战,俞大猷见到萧风,长长的松了口气。

    随后他告诉萧风,今日又投入了几万军队,但倭寇的战斗力实在强悍,仍然占据上风。

    萧风点点头:「现在火枪兵装备多少了?」

    俞大猷心算了一下:「有三千了,要不是这三千火枪兵顶住了,局面肯定比现在更艰难。」

    萧风点点头:「今天晚上,带齐火枪兵,还有骑兵,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咱们去劫营。」

    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测字天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万里秋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里秋风并收藏大明测字天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