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最新网址:</b>这个能力也能给予对方的网络社交媒体平台形成巨大的破坏力,因为可以大规模批量复制真假难辨的机器人账号。

    方鸿早就有一个想法,待到矩阵量子的技术更进一步成熟了,若是将来老镁及其犹鱼如上一世那样对tk-tok动心思,必定放出这个大招。

    而这个大招就是在老镁旗下的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制造成千上万的机器人虚拟账号,如脸书、油管等超级平台,让成千上万的真假莫辨的机器人虚拟账号在这些平台上泛滥成灾。

    对这些超级平台而言,即便不是毁灭级的也是灾难级的。当这些泛滥成灾的机器人账号开始输出不利于他们的信息或舆论的时候,也不需要歪曲事实,就一个实事求是客观地把一些事呈现出来他们就得炸毛,也必然会采取大规模的屏蔽、删除甚至封号处理。

    由于量太大的原因必然使其人力资源不断承压,成本也将会因为太大而不可接受,那就必然会写程序让网站或平台程序化自动处理,比如触发一些关键词就会触发屏蔽、删帖乃至封号机制,走一个用魔法打败魔法的路线。

    而这就必然会带来另一个后果,由于这些机器人账号真假难辨,发的帖子、评论等等看不出来到底是托管的虚拟账号还是真人真号,当对这些机器人账号进行大规模封号或屏蔽处理的时候,一定会大面积波及到真人真号,真人在平台上发的帖子、评论也会被程序识别为机器人账号,进而采取屏蔽、封号等处理。

    这种情况只要一出现,对于一个社交网站平台是灾难级的事故,是慢性自杀的行为。

    当一个真人上登陆自己的账号发个评论莫名其妙被屏蔽、删帖,甚至自己的账号被莫名其妙的封了,一定会困惑不解同时更是非常愤怒。

    时间一长,越来越多的真人真号被系统认作机器人虚拟账号进行出来导致不能正常使用,用户体验必然是哐哐哐直线下降,平台很快就会收到真人用户大量的投诉和问候,被波及的人越多又会导致平台处理效率就越慢,反过来作用到真正用户身上就会变得更加愤怒,由此形成恶性循环的负反馈机制不断强化。

    这样的后果必然会导致真正的用户大面积流失,不再使用这个平台。机器人账号封了一批还有一批,源源不断无穷匮也,平台处理机器人账号的速度甚至都追不上机器人账号批量制造的速度。

    当真正的真人用户都跑光了,留下的都是机器人虚拟账号,这个平台的末日也就到了。

    能真正创造价值的真正人类用户跑了,广告主发现投放广告的变现能力大打折扣,看似点击量巨大,看似关注度贼高,结果100个里面有99个是不能带来任何变现能力的机器人账号。

    广告主看到那令人发指的转化率也要直呼玛卖批上大当了,必然也是选择跑路,今后再也不可能来这个平台投放广告。

    然后平台的大v也跑了,除了机器人都在跑路,等待这个平台的终局可想而知,不破产倒闭那才是咄咄怪事。

    矩阵量子很快就能够解锁这个大招,这个大招对超级平台的破坏力是极为惊人的,也堪称是无解的一个大招,除非放大招的人愿意主动收手或者从正治层面谈判,否则真的无解。

    而当把事情上升到正治层面谈判的时候也意味着认怂了,就得拿出配得上的筹码作为交换,否则依然谈不拢,正面硬钢讨不回的东西,谈判桌也拿不到。

    方鸿也是心里非常有数的,他估摸着这个大招以后肯定会派上用场,因为他不相信这一世的阿美莉卡会在你没有任何反击的情况下会放tk-tok一马,所以这个大招到时候肯定得用。

    只要对方敢对tk-tok下手,那就果断放这个大招,让对方疼得哭天喊地嗷嗷叫,老镁只要敢动tk-tok就让他自家的那些什么脸书、什么油管之类的大型平台通通得死,互相伤害看谁更疼,必要时还能进一步上强度扩大范围。

    矩阵量子把这个大招成功解锁,怎么都是赢,因为无解。要么就任由泛滥成灾的机器人虚拟账号疯狂输出认知也尝一尝被

    “颜色”革命的滋味,要么就让那些好不容易起来的超级平台快速走向没落倒闭的终局。

    不管哪种情况方鸿都能接受,都是赢,而且是不存在小赢大赢的说法,就是大赢特赢,无论哪种情况都是赢麻了。

    除了舆情层面之外,智能技术还可以直接瘫痪各类基础设施,这一点不是什么稀奇事情,老镁就做过对

    “波斯猫”的核设施植入病毒实现物理层面的破坏。现在有了智能化技术的辅助,发现漏洞和植入病毒的效率已经可以做到自动化,甚至是可以做到个性化。

    比如通过人脸、声音、位置等手段来识别目标再发起攻击,其它时候则完全隐匿不会发作,主打一个智能化。

    由此可见,在一些关键节点上的技术实现独立自主是多么重要,可以说现在每一台跑着外国操作系统的设备,每一次用外国芯片处理的运算都是带着巨大的风险隐患。

    这就是要死磕芯片誓要在这些关键技术节点上技术突围的原因,个中利害方鸿看的很清楚。

    “对了,还有一个军事机密差点忘了跟你说。”马高远刚刚开口的时候,方鸿打断他并抢道:“如果违反保密条例就不必要说。”马高远听到这话不由得一笑:“我都可以知道的机密在你这儿是不会有任何保密要求,你的权限可比我高多了。”这个倒是真的,马高远能知道的机密信息都不会对方鸿有保密要求,反而是方鸿能知道的信息有些是要对马高远有保密要求,他未必有知情权限。

    方鸿言简意赅:“什么事情?”马高远回答道:“我国的第一艘万吨级驱逐舰055首舰下水的日子近在眼前,下水之后便是舾装、试航、入列,据可靠情报消息,老镁对055首舰下水非常关心,可能会采取一些抵近侦察的行动,为此我公司的仿生蝠鲼接到了首个任务便是应对这种可能性做预警。”闻言,方鸿惊讶道:“这么快就出任务了?”马高远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仿生蝠鲼此次接到的任务是首次投入实际应用,同样也是在测试仿生蝠鲼在实际应用环境中到底会有怎样的效果,很大程度上也会决定这款新概念装备军方是否会大规模采购列装部署。

    ……

章节目录

我的金融科技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昭灵驷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昭灵驷玉并收藏我的金融科技帝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