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仓真再一次看到柯南,是在又一次的实验室采样。

    “就几天不见,这是去整形了啊。”

    看着鼻青脸肿,淤青还没有消退的小学生,浅仓真直接笑出了声。

    “小兰下手这么狠啊?”

    他仔细观察一番柯南身上的伤痕,要是去做伤情鉴定的话,结合虐待未成年人的情况,打人者恐怕要进去蹲上一段时间了。

    “不是小兰,是叔叔。”

    毛利大叔的下手过于狠辣,以至于毛利兰看到被打完的柯南以后,心里的怒气立刻就消失的大半——毕竟看到某人被打成猪头模样,还眼泪汪汪的样子,一般人都会本能地感到同情。

    特别是毛利兰现在,正是胳膊肘往外拐,心向情郎的年龄。

    看到柯南的惨样后,她转眼就把和工藤新一好好理论的想法抛之脑后了。

    于是,遭到心爱女儿的埋怨,气不打一处来的毛利小五郎又接着打了柯南一顿。

    “那他居然没把你打死?”浅仓真吃了一惊。

    “什么叫把我打死!”柯南指着自己的脸,说话间又扯动了患处的肌肉,肉体的疼痛与心里的悲凉一齐涌来,“看看我身上的伤,如果不是小兰拉着的话,你现在就已经见不到我了。”

    毛利兰能阻止她爸爸的拳脚相加柯南很是感动,可感动之余,他也不得不吞下毛利兰包庇他的后果——毛利兰越是阻拦,毛利大叔就越是生气,下手就越是狠。

    “不不不,如果我是毛利先生。”浅仓真摇晃了一下手指,“我肯定会把你打死的。”

    他提醒道:“你也不想想你到底干了啥。”

    “我隐瞒了我的身份,但这是出于保护小兰的想法。”柯南回答。

    “然后呢?”

    “然后什么?”

    “然后你就心安理得地用小孩的身份去占人家女儿的便宜?我要是毛利先生,你现在已经去太平洋喂鱼了。”

    “咳咳。”柯南无法反驳,即便不是出于主动,他还是做了那些事情,挨这顿揍是应该的。

    “你们聊得倒是挺开心的嘛。”

    宫野志保带着疲倦,双手塞进白大褂两侧的兜里,从里屋出来。

    “解药研究得怎么样了?”

    看到她的出现,柯南马上将希冀的目光投射了过去。

    “进行了几次实验,幼年期小鼠成功进行了快速生长。”宫野志保回答。

    “真的?”听到这个结果,柯南喜出望外,“能现在把药品给我一份吗?”

    “你确定?”

    宫野志保反问。

    “当然”

    和小学生玩侦探过家家,用麻醉针放倒岳父,他可不想一直做这些事情,只要服下解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堂堂复活。

    “可以,不过给你之前,你能签一份遗体捐赠协议吗?我会好好保留你这具稀有素材的。”宫野志保回身在房间的架子上找了找,翻出一份协议书递到柯南面前。

    “啊?”

    柯南接过协议书,看着上面“遗体捐赠”的字样,呆愣片刻。

    “小鼠的成长无法停止,就在刚才,注射了药物的小鼠全部因为衰老死亡。工藤先生,你还需要吗?”

    “不了吧。”柯南默默把协议放下。

    “不需要的话,你也可以签一下遗体捐赠协议,不管什么情况,只要你死了,你的遗体就极具有研究价值。”

    “别说这种吓人的话。”柯南吐槽道。

    “说起来,那个快速生长的药,只对动物生效吗?能不能尝试用在植物上,这样我们就能给植物快速催熟,在植物死亡之前吃掉果实。”浅仓真提问。

    “通过植物间接摄入药物存在危险性,食用含有药物成分的果实,有一定的可能造成不良后果。”雪莉投来了对凡人的鄙视眼神。

    “好吧。”

    浅仓真举手投降,他确实对柯研方面一窍不通。

    将事情处理完毕后,柯南准备离开。

    “还是送你回毛利家?”

    “不是,我现在借住在阿笠博士家......等等,你拿的是什么?”柯南盯着浅仓真手里的眼熟器械,脸上表情阴沉下来。

    “录像机啊,错过你被打的精彩场面实在是太可惜了,听说毛利先生是柔道高手,我要是在场的话,说不定还能学到几手呢。”

    浅仓真露出向往的表情。

    “你这家伙,是不是没有半点同情心啊!我都被打成这样了!”柯南渺小的身躯,吼出了巨大的不满。

    “为什么白兰地那家伙突然叫我去加班啊,要是空闲的话,我就能录下来慢慢欣赏了。”

    “你是不是不听人说话!”要不是现在浑身疼,柯南一定要像毛利小五郎打他那样殴打浅仓真——

    “我当时要是在场的话,你说不定就不会被打得这么惨了。”

    浅仓真无奈收起录像机,遗憾说道。

    “我很怀疑。”柯南表示不信,以这贱人的性格,“你肯定会拿着录像机,一边录一边让叔叔再用力一点吧。”

    “怎么会,我顶多录一会儿,然后和毛利先生说,‘今天就打到这里,剩下的留着下次再打吧’。”

    “......你居然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毛利大叔只是想打一顿出气,这人居然想让毛利大叔多打他几顿。

    “你得这么想,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毛利先生得到台阶就停手了,而停手以后,你别在他面前瞎晃悠,他还会专门去打你吗?”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喽?”柯南虚起眼睛,鄙视着浅仓真的厚颜无耻。

    “感谢就不必了。”抵达停车场,浅仓真打开车门,“下次被打的时候通知我,给我补上这卷录像带就行,毛利兰是空手道高手吧?空手道我也可以学习一下的。”

    “滚蛋!”

    柯南怒气冲冲地钻进车里。

    “等等!”

    浅仓真一把揪住他的后领,将屁股差点沾到坐垫的他提起来。

    “干什么?”柯南挣扎着。

    “不算大事。”浅仓真将他放在身后,“应该是白兰地之前叫我去干的活,留了点尾巴没有处理干净。”

    他在周围扫了一眼,找了块石头握在手里,随后叫上柯南躲在另一辆车后面,将石头丢进打开车门的座椅上。

    石头落在上面的瞬间,爆炸的气浪汹涌开来。

    “这还不是大事?”听着背后碎块撞在车上的响动,柯南说道。

章节目录

柯南之我在酒厂抓卧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董沐文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董沐文轩并收藏柯南之我在酒厂抓卧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