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元彦化身大鲲,在青光洪流之中逆流而上,这些青色的光芒乃是无比纯净的源气,周身毛孔大开,发出了一道道的吸力,他周围的青色洪流之中出现了无数旋涡,磅礴至极的源气涌入了他的体内,在八脉中流转,灌入了气府之中,与他体内当初接引搬运的玄黄气流融合,一颗颗璀璨明亮的光点诞生浮现,源气星辰源源不断的凝练,推动着他的修为一步步的提升,周身气势越发凌厉。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清朗激越的声音在石梯之上回荡,穿金裂石,剩余的三十七位天骄身影刚刚浮现,看着在石梯之上不断突进的萧元彦,脸上都是露出了焦急之色,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跃入阶梯之上,施展了全身的本领,逆流而上,想要追赶萧元彦的身影。

    可惜,三十七位天骄虽然都有着太初境的战力,但是比起萧元彦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在青光洪流之中艰难前行,咬牙切齿,已经是施展出了吃奶的力气,脸色涨红,纷纷发出了怒吼声,不甘心的喝道。

    「可恶,这么狂暴纯粹的源气洪流,他为何如此轻松的逆流而上,速度太快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圣地之中的大造化不能被他夺得!」

    天地震动,无穷无尽的源气洪流闪耀着青色的光辉,浩浩荡荡,难以抵挡,不少人只是跨越了十几道阶梯,就被冲击下去了,身影瞬间就消失在了圣塔之中,显然实力不过关,已经被淘汰了。

    其他人都是苍茫大陆和东玄大陆的最顶尖的天骄,手段惊人,实力强横,速度虽然不及萧元彦快速轻松,但是也可还可以勉强保持不慢的速度前行,只是望着萧元彦身影越来越模糊,心中也是产生了几分挫败感。

    「我才是世上唯一的真龙,为何和他差距会越来越大了?」

    武煌身穿金黄色锦袍,身后浮现出了一道真龙身影,比之前凝实了好几倍,仰头发出了阵阵龙吟,充满了愤怒的感觉,他本以为自己在圣地之中得到了造化机缘,实力大进,突破了太初境,已经可以和萧元彦一争高下,却没有想到实力差距更大了,他已经难以望其项背。

    「绝云气,负青天,扶摇直上九万里!」

    真龙咆哮,武煌身躯游动,如同金色的巨龙,神龙摆尾,水击三千里,速度再次暴涨,脸色无比涨红,眼睛暴凸,血色密布,他为了夺得圣地之内的大造化,已经开始拼命了,萧元彦已经如此厉害,如果再被其夺得大造化,他岂不是成了对方眼中的爬虫,再也无法与其争锋。

    白衣胜雪的夭夭,眉心浮现出了璀璨的光芒,一道复杂至极的源纹浮现光滑洁白额头之上,双眸如同星空,璀璨绚烂,樱唇微动,天籁之音回荡在了周元的耳边。

    萧元彦走近石亭,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诧,石亭之中有着一道白色的倩影,斜坐石椅之上,白衣勾勒着苗条修长的曲线,青丝垂落双肩,一手持着玉瓶,一手持着玉杯,竟是在那悠闲的自斟自饮,此女集天地之灵秀,汇日月之精华,容貌气质都是无比完美,星眸迷蒙,透着几分波光醉意,俨然一副小醉鬼的模样。

    「萧元彦果然惊才绝艳,苍茫大陆年轻一代,无人能及他十分之一!」

    话音一落,萧元彦从青光洪流之中飞起,直射苍穹,无穷狂暴的源气化为了动力,身影瞬间就消失在了其他人的眼中,到达了石梯的尽头,圣山之巅。

    武煌施展出了全部的本领,逆流直上,体内源气不断消耗,想要拉近和萧元彦之间的距离,但是对方却突然间速度爆发,直接登上了石梯尽头,这让他不由产生了极大挫败感,颓然之色浮现在了英俊桀骜的脸上,咬牙切齿地恨声道。

    周元心

    中担忧急切,也是施展出了全身的本领,一块龟甲栩栩如生,散发着青黑之色,挡在了他的身前,体表浮现出了一道道的源气鳞片,这是玄蟒鳞,右脚狠狠一踏,身前的洪流都被震裂,身躯扭动,如同一头金色的巨蟒,在洪流中之中游动,速度暴涨,紧随武煌之后,向着山巅冲去。

    萧元彦似乎是听到了周元的呼喊,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看来是苍玄老祖出手了,周身吸力暴增,竟然在青光洪流之中掀起了暴风,大鲲化而为鹏,双翅展开,如同垂暮之云,遮天蔽日,再次朗声道。

    周元心中叹了一口气,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散去,他来圣迹之地就是为了大造化,只是面对萧元彦这等无双天骄,他完全没有信心可以夺得此次的机缘。

    白玉广场之外,有着这一条碎石小道,淡淡的云雾缭绕,萧元彦顺着小道闲庭信步,双手负于身后,气定神闲,如此约莫数分钟后,眼前的视线渐渐的开阔,有一座石亭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就算是最顶尖的天骄,如武煌,周元等人,也是脸色纷纷变化,源气爆发,艰难强行,体内源气消耗急速增加,抬头看去,青色洪流仿佛没有尽头,让众人心中无比沉重,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到达圣山之巅。

    「三品源纹,大龟甲纹!」

    其他的天骄见状,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脸上纷纷闪现坚定之色,施展出了压箱底的手段,各个速度暴增,气势大涨,直射山巅。

    「萧元彦确实厉害,就算是武煌也不远不及他,圣地的造化机缘怕是非他莫属了!」

    「夭夭!」

    「可恶,怎么会这么快?」

    就在此时,夭夭修长婀娜的身姿突然消失不见了,让周元面色大变,发出了一声惊呼,体内的通天玄蟒气爆发,速度激增,他不解为何会发生这样离奇的事情,但是他明白,只有登上石梯尽头才能知晓其中的秘密。

    周元闻言,颔首点头,一脸的坚毅之色,一双眼眸灿若朗星,英俊儒雅,倒是和夭夭十分相配,他钦佩道。

    萧元彦对身后的事情丝毫不在乎,他此时已经冲破了青光洪流,身形出现在了一座巨大无比的白玉广场之间,广场之外云雾缭绕,如同仙境,如梦如幻,让人向往。

    就在此时,滔天巨浪咆哮,青光洪流居然变得更加狂暴了,突如其来之下,数位天骄反应不及,直接被巨浪拍中,跌落阶梯,淘汰出局。

    「夭夭,没想到

    可以在这里见到你!」

    萧元彦脚步不停,步入了石亭之内,坐在了夭夭的对面,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酒葫芦,拔掉塞子,举起葫芦对着夭夭示意了一下,仰头痛饮了一口,这才说道。

    「舒服!」

    夭夭抬起俏目,看了看萧元彦,星眸微微眯起,璀璨绚烂,光彩夺目,发出了一声轻笑,没有想到萧元彦居然也好酒,乃是同道之人,轻声道。

    「我也敬你一杯!」

    说罢,精灵般的少女举起手中的玉杯,仰头饮尽,十分豪气,不让须眉,她眉眼流光,扫了一眼萧元彦,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那青色洪流冲下来后,便将我裹挟到了这里。」

    萧元彦闻言,嘴角微微抽搐,心中隐隐有些无语,诸位天骄拼死拼活,过五关斩六将,一路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辛,最终方才遍体鳞伤的来到了圣山之中,依旧还在青光洪流之中挣扎,这位什么都没有做,就先一步到达了此地,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倒是知道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萧元彦刚刚说出此话,对面的少女眼睛一亮,绝美无瑕的脸上露出了好奇之色,樱唇微

    动,就要开口询问原因。

    「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

    萧元彦抢先一步说道,打断了夭夭将要说出口的话,面对少女不满的目光,耸了耸肩膀,毫不在意,举起手中的酒葫芦,再次饮了一口,晶莹香醇的酒水从嘴角流出,滑落喉结之处,咕咚一声,酒水吞入腹中,一股热气升腾,让他脸颊微红,透着几分慵懒,淡淡的说道。

    「你不用着急,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有人将你送到了这里,必然会露面的,你安心等待便是!」

    此话一出,夭夭顿觉有理,她也是一个心胸宽广,万事不萦于心之人,俏脸之上再次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将玉杯斟满,饮了起来。

    萧元彦和夭夭二人,你一口,我一杯,喝的十分痛快,不理会外界的风云,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斗和努力,终于再次有人登上了山巅的白玉广场。

    周元和武煌二人立于白玉广场之上,脸色凝重,眼中杀意闪烁,周身气势升腾,剑拔弩张,强大的气势甚至让周围缭绕的云雾都被冲散了。

    武煌体内赤红源气宛如光柱,陡然自其天灵盖暴射而出,直冲天际,赤红源气犹如火焰一般,焚烧了大片天空。

    「金乌焚天气!」

    伴随着武煌的暴喝响起,只见得那弥漫的赤红源气中,忽有光影汇聚,化为了一头巨大的三足金乌,金乌燃烧着火焰,整个天地的温度都在升高。

    「这个家伙所修炼的源气,品质居然也达到了五品!」

    周元脸色一变,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之色,周身源气爆发,暗金色的光芒闪耀整座白玉广场,汇聚成了一条通天玄蟒,盘踞在他的身后,扬天嘶啸,震耳欲聋。

    「金乌焚天气,金乌天焱!」

    武煌长啸一声,三足金乌猛的呼啸而出,只见得赤红火焰在其身躯上燃烧起来,所过之处,连空间都是呈现扭曲的迹象,下方的广场地面,更是化为焦土。三足金乌呼啸而来,宛如大日下坠,威势恐怖。

    「通天玄蟒气,玄蟒吞天术!」

    周元望着恐怖的三足金乌,他无比凝重的吐出了一团白气,双手合拢,低沉的声音在白玉广场之上回荡,玄蟒嘶啸,暴射而出,与三足金乌相撞,巨口张开,一口吞向了那恐怖的赤红火焰。

    「武煌,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究竟是你的金乌焚天气厉害,还是我的通天玄蟒气更胜一筹?」

    暗金巨蟒长啸出声,巨嘴大张,一口就将那暴射而来的三足金乌吞了进去,凶残暴虐,让人惊叹。

    石亭之内,萧元彦举起酒葫芦的手微微一顿,转头看向了身后的碎石小路,脸上露出了几分兴致,让对面的夭夭微微一愣,不解其意。

    「怎么了?」

    「玄蟒吞金乌,双龙之争终于开始了!」

    晶莹的酒水从葫芦中流出,落入了口中,萧元彦随手擦拭了一下嘴角,轻描淡写的说道,左手抬起,轻轻挥动,以手为笔,一道道复杂至极的源痕浮现,线条优美扭曲,组合变化,蕴藏着无穷的奥妙,手指行云流水一般划动,最终形成了一道复杂无比的源纹,足有四品。

    「水镜纹!」

    一道如同水流的镜面浮现在石亭之外,波光微动,两道身影浮现在了镜面之上,玄蟒吞金乌,残暴至极。

    夭夭眼睛顿时一亮,先是看了一眼正在和武煌激斗的周元身影,随后目光定在了萧元彦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上,好奇的问道。

    「天下的源纹大部分我都了解,我怎么从没有见过这道水镜纹?它居然可以显化出其他地方的景象,十分玄妙!」

    夭夭自小得到了苍渊大尊的教导,精通源纹之道,可以称得上源纹大师,见识过的源纹数不胜数

    ,但是却从未见过水镜纹,不知萧元彦是从何知晓这道源纹的。

    「这是我自己创造的,源痕之间相互组合,变化无穷,可以创造出无数的源纹,就算是你也不可能都见过!」

    萧元彦轻描淡写的说道,目光盯着水镜之内的画面,饮了一口酒水,无比的惬意,一点不曾注意到夭夭脸上的震惊之色。

    「你果然可怕,居然可以无师自通,创造源纹,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夭夭源纹造诣极高,再加上她天生神魂强大,修炼了混沌神磨观想法,神魂之境极高,对源纹之道无比了解,才明白一个道理,虽然天地间的源痕无穷无尽,但是想要将其融合变化创造出一道完善稳定的源纹却十分困难,至少她就做不到,就算是实力强横至极的苍渊大尊也极难做到。

    萧元彦不理会夭夭的话,只是专注的看着水镜之内的战斗,周元和武煌都是一脸的杀意,势必要分出生死胜负。

    「今日他二人之间便可分出谁是真龙,谁是假龙了?」

    夭夭听闻此言,也顾不上询问萧元彦是如何创造出源纹的,眸光流转,一脸担心的看向了水镜中的画面,就连手中的酒水也不香了,显然对周元的安危十分在意。

    暗金玄蟒

    虽然将三足金乌吞入了腹中,但是并不代表着武煌就输了,只见得玄蟒体内仿佛是有着赤红的火焰席卷出来。

    「周元,你太狂妄了,居然敢强吞我的源气,当真是找死!」

    武煌眼神冷漠的盯着周元,旋即嘴角掀起一抹讥讽之意,单手结印,赤红火焰猛地自暗金巨蟒体内爆发出来,赤炎熊熊,竟然直接将暗金玄蟒焚为虚无,赤红火焰翻滚,三足金乌再次浮现,虽然体型缩小了大半,但是威势依旧惊人,虚空都被焚烧的扭曲了起来。

    「武煌,你高兴的太早了,我的通天玄蟒气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败的!」

    周元面色平静的注视着三足金乌,右手抬起,五指一攥,一道道诡异的血线浮现在三足金乌的身上,扭曲蠕动,释放出了阴冷森然的气息。

    随着血线浮现,三足金乌扑向周元的身形骤然停下,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周身火焰开始变得暗淡无光,轰然一声巨响,金乌炸裂,化为了漫天火焰,消散在了虚空中。

    「那是什么?」

    武煌眉头紧皱,英俊的脸上阴沉如水,目光锐利的盯着周元,寒声问道。

    周元缓缓的伸出手掌,掌心对着武煌,一团血红缓缓的蠕动,一股令人心悸的怨憎之气散发出来。

    「你忘记了吗?这不是你那父王留给我的礼物吗?」

    「怨龙毒!」

    武煌瞳孔收缩,如同针尖,他自然知道怨龙毒,当年他父王将圣龙气运从周元体内夺走时,也将那圣龙怨憎之气封在了周元体内,以此形成了怨龙毒,不断的吞食周元的精血,想要让他彻底废掉。但如今来看,周元不仅没死在那怨龙毒之下,反而还将怨龙毒成为了他自身的强大助力。

    「你还真是命大,怨龙毒都没有让你死亡,今日就让我亲手结束你的性命吧!」

    「小天源术,金乌爆焱珠!」

    武煌眼神阴沉,双手闪电般的结印,顿时赤红的源气呼啸涌来,嘴巴用力一吸,然后陡然喷出,赤红的源气化为了一颗约莫人头大小的赤红光珠,珠子内有金乌盘踞,狂暴无匹的源气波动散发出来。

    武煌脚下狠狠一踏,地面破碎,碎石迸溅,身形的爆射,如同箭矢,出现在了周元的面前,掌心那一颗旋转的赤红光珠,狠狠的对着周元的头颅拍下。

    「来得好,今日我要从你身上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小天源术,元雷术!」

    周元面对武煌可怕自己的攻击,竟然不闪不避,右手五指一握,袖袍炸裂,一颗缠绕着风雷的雷球出现,手掌同时拍向了武煌身躯,以硬碰硬,毫不退让。

    「有趣,两人开始以命相搏了,不过二人应该都有防御源术,自信不会死在对方的小天源术之下!」

    萧元彦看着拼命的二人,脸上露出了看戏的表情,再次低头饮了一口,扫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夭夭,笑着说道。

    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诸天有角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太素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素先生并收藏我在诸天有角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