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陈阳和宋青云坐上了轿车,庄严开车,一行人向西郊飞驰而去。这次陈阳没让谢明轩在扮成自已,按照陈阳的猜测,这次沈老板邀请自已,即便是看不到钧窑长颈瓶,也会比之前更进一步。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事情的危险性,陈阳心里是知道的,毕竟在后世的时候自已听说过这件事,加上宋青云也说,那位薛怀义完全等同于文物贩子,这样的人,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这时候再让谢明轩演自已,无疑是将他推向了危险,所以陈阳决定自已和宋青云同去,让谢明轩留在家里。

    出发前,陈阳叮嘱庄严,一定要把该带的带上,毕竟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宋青云本想着跟宋开元说一声,但想想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如果宋开元真在茶馆布置了人员,没准更危险,再说还有庄严跟着,他什么身手,宋青云心知肚明。

    下午一点五十,陈阳和宋青云到了沈老板所说的陶然居茶馆,看着装修古色古香的茶馆,陈阳和宋青云对视了一眼,两人迈步向茶馆中走了进去。当陈阳和宋青云走进茶馆,看着里面坐着的人,心中不由暗暗庆幸,幸亏没告诉宋开元。

    茶馆挺大,单层大概在一百五六平左右,一楼和二楼是喝茶聊天的地方,三楼是办公室。进来之后,右手边是柜台,柜台后面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见到两人进来之后,冲两人微微一笑。

    一楼大概有十多张桌子,除了三四张空着,大部分桌子都有客人,但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件东西,要么是瓷器,要么是玉器,要么是字画,看到眼前一幕,陈阳和宋青云心里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处私下交易古董的窝子。

    能进来这家茶馆喝茶的人,那都是茶馆老板认识的,如果当时宋青云告诉了宋开元,贸然进来几位生人,坐下喝茶,人家绝对就警觉了。

    “二位先生,下午好,”美女在柜台后面朝陈阳微微一笑,“请问有订位置么?”

    陈阳冲着美女笑了一下,耸了下肩膀,“没有!”

    美女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阳,“那二位是第一次来么?”

    陈阳点点头,“当然,我连京城都是第一次来,这茶馆当然也是第一次来喽!”说完之后,陈阳笑呵呵搓搓手,“哎呦,我的第一次呀!”

    美女刚想问陈阳什么,听陈阳说完,不由抿嘴笑了一下,随后向陈阳介绍了起来各种茶系。听美女介绍完,陈阳点点头,表示原来喝茶还有这么多讲究,就在陈阳和美女说话的功夫,突然听到有人喊两人,“陈老板,宋老板,你们怎么有时间来这里?”

    宋青云回头看去,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一位熟人,“聂老板,你怎么在这里?”

    这位聂老板陈阳也见过两次,不能说熟悉,但最起码认识,于是冲着聂老板点点头。聂老板走到宋青云和陈阳面前,笑着给两人递了两根香烟,“不瞒宋老板、陈老板,我这不是来收件东西,心里正没谱呢,一抬头就看到你们了。”

    “这真是上天照顾我呀,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吧!”

    宋青云明白聂老板什么意思,随即笑着摆摆手,表示以聂老板的眼力,绝对没有问题。自已也是来赴约的,只不过没见到人。

    聂老板听完微微楞了一下,询问是谁约宋老板来的,宋青云也没瞒着,听完之后,聂老板眼前一亮,冲着宋青云一抱拳,“宋老板,还得是您!都没看见您来过,一来就是上二楼的买卖,我提前恭喜您!”

    “聂老板,借您吉言!”

    听到宋青云说是沈老板邀请他们来的,柜台后的美女低头看了一下,招呼了一声陈阳,告诉陈阳他们的房间在二楼201,只不过现在还没人过来。听到沈老板还没到,聂老板拉着宋青云,非得让他先到自已那桌坐会。

    “宋老板,您什么身份?”聂老板笑着撇了一下嘴,“他沈老板请你,却比你来的还晚,这丝毫是没把你放在心里,先去我那桌坐坐,咱们得晾他一会!”

    说着话,聂老板连拉带拽,将宋青云和陈阳拉到了自已的那张桌,坐下之后,陈阳看到桌面上有一幅画,画卷并没有完全展开,但陈阳看到画的内容,心里已经猜到了这是一幅什么画。

    画卷上,山明水秀,美丽富饶,即使供覊旅歇息的驿站,亦宽敞热闹。那密树掩映的崇山峻岭之间,道路蜿蜒但并不险峻,宽阔的河流在沃野间缓缓流淌,烟岚升起的山峦间隐现着华美的崇楼杰阁,城池就建造在傍水的原野上,在如此如诗如画的美景中赶路,在秀水沃野青山斜矗的城廓中就任,路途再远也不会觉得艰辛,身在蛮夷亦能心态安然。

    在过去,车马邮件都慢,一辈子只够爱一个人。

    没错,交通和通信的不方便,让人与人之间的相别,很容易就变成永别,所以古人都特别重视分别的时刻,尤其是去往遥远的地方,很有可能这一别就成了永别。

    正因为有这样复杂和深厚的情感夹杂在送别的过程之中,所以古代的送别文化就相当复杂——送别诗词、饯行酒席以及临别时送予对方的绘画或书法都是送别文化的一部分。在没有飞机、火车、高铁,没有微信、电话哪怕连座机的都没有古代,只有鱼笺尺素和舟车行旅,那临别一刻互赠的诗词书画中所寄予的离愁别绪,深刻而复杂。

    比如:桌面上这幅普安晋爵图!

    1693年,官员杨青村要去贵州一个叫普安的地方上任,大画家王翚为他画了一幅画,叫做《普安晋爵图》。话说当时,普安这地方设县不过二十年,地处云贵高原,穷山恶水,“晋爵”二字实在无从谈起,这也可看出王翚作为朋友的善意。

    div daa-faye=

    "iage

    " oure=

    "er

    " =

    "iure

    " grou-id=

    "1

    "ig r=

    "{{iage_doa}}{

    "iage_ye

    ":1,

    "iye

    ":

    "iage

    jeg

    ",

    "oure

    ":

    "er

    ",

    "web_uri

    ":

    "novel-i-r

    ff0bf20058921a56d5a3d6ee150d8

    ",

    "widh

    ":494,

    "heigh

    ":742}

    " al=

    "

    "

    =

    "iureDe

    " grou-id=

    "1

    "王翚普安晋爵图 立轴

    div杨青村要去上任的普安县城,在当时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孤城,清代初期之时被称之为“黔末之地”,在穷省贵州都不算是好地方。但王翚把普安画得就像气暖物丰的江南之地,很有可能是王翚也不知道普安是啥样,只好按照自已的一贯风格画一张,也有人说,这是王翚对杨青村的认可,只要杨青村到任,普安这地方,一定能变的山清水秀,美丽富饶,不过普安到底是啥样并不重要,临别的拳拳之心才重要。

    div daa-faye=

    "iage

    " oure=

    "er

    " =

    "iure

    " grou-id=

    "2

    "ig r=

    "{{iage_doa}}{

    "iage_ye

    ":1,

    "iye

    ":

    "iage

    jeg

    ",

    "oure

    ":

    "er

    ",

    "web_uri

    ":

    "novel-i-r

    7f24adf95f3e36eb5e5ab186910227b

    ",

    "widh

    ":1143,

    "heigh

    ":762}

    " al=

    "

    "

    =

    "iureDe

    " grou-id=

    "2

    "看看这细节

    divdiv daa-faye=

    "iage

    " oure=

    "er

    " =

    "iure

    " grou-id=

    "3

    "ig r=

    "{{iage_doa}}{

    "iage_ye

    ":1,

    "iye

    ":

    "iage

    jeg

    ",

    "oure

    ":

    "er

    ",

    "web_uri

    ":

    "novel-i-r

    048187286dd03b2740f1fa5e36313

    ",

    "widh

    ":1143,

    "heigh

    ":762}

    " al=

    "

    "

    =

    "iureDe

    " grou-id=

    "3

    "再次放大,看看画中的人物

    div设色纸本,立轴,这幅画在后世加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上,拍卖出去了2185万,这可是好玩意啊!

    div daa-faye=

    "iage

    " oure=

    "er

    " =

    "iure

    " grou-id=

    "4

    "ig r=

    "{{iage_doa}}{

    "iage_ye

    ":1,

    "iye

    ":

    "iage

    jeg

    ",

    "oure

    ":

    "er

    ",

    "web_uri

    ":

    "novel-i-r

    914182e7719aee989db04b0018a530

    ",

    "widh

    ":524,

    "heigh

    ":786}

    " al=

    "

    "

    =

    "iureDe

    " grou-id=

    "4

    "去年拍卖价格

    div聂老板跟对面的人介绍了一下宋青云和陈阳,听到两人名字之后,对坐的人不由愣了一下,随后略带兴奋,陈老板和宋老板的大名,早就听说过,只是没想到,今天在这遇到了二位,真是三生有幸。

    “二位老板,帮我和聂老板看看这幅画?我和聂老板眼力不济,有些拿不准,还请赐教!”

    “这......”宋青云看看两人,莞尔一笑摆摆手,“赵老板,你我是第一次见面,按照道理,您既然有求,我应该帮你说上一说。”

    “但你们二人在此交易,”宋青云嘿嘿一笑,“我不好插话,你们继续,我和陈老板听着。”

    找老板和聂老板听完抬头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微微一笑,随后赵老板表示,这画不是自已的,自已也没跟聂老板在交易,两人是准备合伙拿下这幅画。

    “不是你的?”宋青云听完一愣,狐疑的看了一眼赵老板。

    “宋老板、陈老板,你们还不知道这陶然居是怎么回事吧?”聂老板在旁边笑着问道。

    宋青云和陈阳纷纷摇头,两人是第一次来,要不是沈老板约自已来,自已都不知道咱们京城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聂老板听完笑着摇摇头,跟两人说起了这陶然居。

    这陶然居的老板姓陶,每个月的15号、25号都会在茶馆来上一场交易,想要从他手里买东西,首先你得是这的常客,所谓的常客,在这陶然居的账户,至少存10万!

    “我们手里这幅画,是人家陶然居老板的,”聂老板小声向宋青云说道,“不光我们这桌上的,其他桌上的物件也是,价格是提前说好的,不还价。”

    “只要你看好了,前面交钱,物件拿走!”说完之后,聂老板告诉宋青云,那位沈老板是这里的常客,虽然自已没见他在这里买过物件,但每次来了,人家从来不在楼下,直接上二楼。

    “二楼是啥地方?”陈阳抬头看了一眼二楼,为啥什么场馆,一说到二楼,就这么神秘呢!

    “陈老板,二楼都是包间,而且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去的,能进包房谈生意的,听说至少得是百万起步的物件!”

    陈阳听完点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大门被人推开,陈阳一眼就看到了上午见到的薛怀义走了进来,身后就跟着沈老板,“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93:开局退婚迎娶白富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金生水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生水起并收藏重生93:开局退婚迎娶白富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