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裙出现在这儿,江文东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

    很明显,王裙是和老鬼一起来的。

    这也代表着她越过了替身王佛,直接和老鬼交涉。

    “姚叶这是准备抛弃王佛了?还是要把她调到别的地方去,委以新的任务?”

    江文东心里想着,走到王裙的对面坐下:“你在这儿,是等我的吧?”

    “是的。”

    王裙点头后,问:“江文东,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单独聊聊?”

    “行。”

    江文东问:“去哪儿?”

    王裙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王佛,才回答:“去王佛家。今晚,凤联军不在家”www..cc

    去王佛家?

    现在已经接近午夜,要想找安静的地方,在大马路边上就好,有必要去她家吗?

    江文东没说话,起身站了起来,率先走向了夜总会的门口。

    从这儿到家属院,开车也就是十分钟左右。

    一路上。

    开车的王佛,坐在副驾上的江文东,和坐在后排的王裙都没说话。

    王佛拿出钥匙打开院门,刚要进去却被王裙拦住,淡淡地说:“王佛,你去单位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凑合一宿。今晚,我要和江文东单独面谈。”

    王佛愣了下,却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眼江文东,转身快步走开。

    她的背影真孤单——

    江文东也没说什么,只是跟着王裙来到了客厅内。

    他打量了下凤副市长的客厅,刚要坐在沙发上,王裙再次说话了:“我们去卧室内。”

    娘的。

    我一个正人君子!

    你这个表面看上去很美的女人,却在午夜时分邀请我,和你去别人的卧室内谈话,这像话吗?

    江文东心中哔哔着,腿却不听使唤的跟着王裙,来到了王佛的卧室内。

    王佛的人虽说不在,但她身上那股子特殊的甜香,却在屋子里缓缓的弥漫。

    不过说实话。

    坐在床头上说话,要远比在客厅内或者夜总会内说话,要舒服很多。

    只是叶星云他老婆忽然把卧室灯关掉,让江文东瞬间就被黑暗所包围,这算什么事?

    江文东不满的说:“有事说事,关什么灯?”

    王裙却没说话。

    黑暗中,她幽灵那样的走过来,坐在了他怀里。

    江文东的身体僵硬了下,抬手把她推了出去,冷声问:“王裙,你要做什么?”

    “我要和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初三那天在京城和你一起去魔都的人,并不是王佛,而是我。”

    王裙低声说着,再次坐在了他的怀里。

    “什么?”

    江文东的声音,在黑暗中听起来很是吃惊,更是忘记再次把她推出去了。

    “还有就是。”

    王裙说:“初六那天傍晚,在魔都酒店1302客房内,那个跪在案几上随便你把玩的,其实也是我。”

    “这,这怎么可能?”

    江文东更加的惊讶,好像就算把他小老弟给掰断,他都不敢相信王裙说出来的话。

    “你肯定会纳闷,我这个即将成为本年度全球最美祭品的竞争者,为什么要假扮王佛,甘心被你把玩。”

    王裙嘴里说着话,衣服一件件的丢到了床尾。

    她说的很对。

    江文东真的很纳闷——

    纳闷王裙今晚和他摊牌,究竟是姚叶的意思,还是她自己的本能需要。

    “那时候我冒充王佛,是二姨安排的。本来,我是想当抗拒的。毕竟我是未来的最美祭品,除了祭台上的十大天使之外,包括你和叶星云在内的所有男人,在我这个最美祭品的眼里,都是猪狗不如的,没有任何资格碰我一下。但二姨为了争取你入会,更为了通过我来鉴定王佛的忠心,才逼着我那样做。”

    王裙说到这儿时,最后的一只袜子,也被她抛开。

    江文东的大脑,却管住了那双蠢蠢欲动的手,问:“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本来很反感你的,但在机场上被你玩过后,却喜欢上了那种感觉。”

    王裙实话实说:“尤其是在酒店的1302客房内,我在那一个小时内,至少有九次产生了幻觉。”

    江文东来兴趣了:“什么幻觉?”

    “我在跪在案几上时,就感觉是跪在祭台上。”

    王裙依旧实话实说:“那种感觉,没有任何的语言文字能形容。要不是我最后的理智约束,我肯定当场就会露馅,哀求你快点出刀。”

    她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江文东的胃部剧烈翻腾。

    小老弟都没啥反应了,就更别说那双好色的手了。

    尤其是王裙越说越激动,甚至身躯剧颤了起来,有难闻的气息迅速弥漫起来后。

    江文东今晚,也算是长了见识。

    竟然有女人在描述自己被“十大天使”践踏,持刀剐掉她,并蒸熟被人分食的过程时,自己就达到了沸点。

    他也想到了姚叶说过的一些话——

    王裙小时候,姚叶就用某种药物来培养她的沸点,经过多年的培训,沸点低的令人发指。

    也正是这种非人的特点,才会让最美祭品把践踏,千刀万剐当作了最高信仰。

    心态扭曲到了极致!

    老半天。

    趴伏在他怀里的王裙,才逐渐安静了下来。

    虚弱的说:“我今晚和你摊牌,是争取了二姨的同意。她刚开始是不同意的,可我告诉她,我已经从和你在一起的感觉中,深刻体会到了无上的快乐。我现在就像瘾君子,得不到就会发疯!偏偏,除了你之外,我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无能,手工活却很好的男人了。”

    江文东——

    只想大骂一声糙嫩娘!

    “二姨已经答应我,在我走上祭台之前的这些天内,我每周可以和你在一起一次。”

    王裙抬起头看着他:“你也很喜欢,对不对?”

    江文东沉默了片刻,才违心的回答:“喜欢倒是谈不上,毕竟在的眼里,女人都是一个样。当然,能让未来在最美祭品臣服,我还是很有几分自豪感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

    王裙得意的说着,拽过一只手放在了那儿:“第二件事就是,二姨想把王佛调走。”

    这件事正如江文东所料。

    他怎么可能会允许,姚叶把心理正在飞快修复的王佛,从他身边调到别的地方去,再次把她推进冰冷邪恶的深渊内?

    “不行。”

    江文东一口拒绝:“王佛现在工作上,能给我很大的帮助。当前,正在迅速扩张的江系新势力,急需像她这种年轻能干的干部。”

    王裙却说:“估计够呛。因此二姨担心,王佛会在和你的朝夕相处中,像陆卿、宁若初她们那样的喜欢上你。毕竟你的手工活,让人确实难以割舍。”

    江文东——

    却意识到这可能是个,让王佛彻底脱离狗眼会的绝佳机会!

    他当机立断,对王裙说:“你告诉姚总,就说我喜欢上了王佛!而且在一周内,必须让王佛从帝眼会内退出来,以后都不得再找她的麻烦。”

章节目录

官道:一路红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风中的阳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的阳光并收藏官道:一路红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