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北长一走,百里流年那颗心再度活泛。

    浥轻尘虽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可她也不是什么好人。无用无功的事岂会白做,纵然是自己挟其过往,但若无更大的好处在前,此女又怎会甘心认命?

    诚如北长之言,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猫腻?

    林卯找上自己时,说是作为合作的条件,需他稳住陈留片刻,一盏茶的功夫即可。

    他思量着不痛不痒,此事不难。

    便欣然答应,以他之锐利自然看得出林卯并没有吐露事情,其话不过在半真半假之间。

    但他左右得闲,何妨演上这一出。

    如此,正好看看陈留是何反应?

    事实上,陈留果然身在曹营心在汉。

    自始至终,忠的只有一个人。

    所以,当石狮子把人带到跟前时他便已经明了。

    忽的,他心念微动,唤来门口那只石狮子。

    石狮子瞥了眼同伴,一番摇头晃脑,打了个响鼻,即似流光般射入白蘋怒涛。见到屋檐下等候的百里流年,立时匍匐在其脚下。

    百里流年垂眸,踱步走下台阶,信信的打量院中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倏然驻足,负手道:“告诉他们,将照红妆、浥轻尘盯牢。

    另外,查查同林卯合作之人,其背后的又是谁?”

    石狮子缓缓起身,点了点脑袋,腾身窜出。

    几个起落,即踪迹难觅。

    做完这些,百里流年开始对外称病。

    很快,城中流言四起。

    说什么的都有,说菰晚风的大致分了两派,支持的和守旧的,原本呼声并不高的人在经历了卓太傅和勇王的不作为后,口碑有了逆转。

    诛杀学子突然间就变得无甚轻重,至少在勇王纵容弦歌月滥杀群臣后,这事就不再是事。

    大伙儿的矛头,全都转向东门。

    甚至,因为灵药的缘故,菰晚风收获了不少死忠追随者。

    凡有不利的声音出现,就有他们的身影。

    被他们盯上的人,要不加入承认菰晚风是天选的天主,要么死。大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势,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事情发生的时间不长,可很快有星星之火,燎原之态。

    而百里家此时也在风口浪尖,稍有不慎,多年的基业便可一朝丧尽。www..cc

    比起菰晚风这边,监察天司和百里府则已经被不明人士找上,使得原本放出去寻找百里乐人的人手处处受制。

    这些人不强,但都悍不畏死。

    你和他们说道理,没有用。

    因为,他们只认自己的理。

    偏生本事不济,信念贼坚。

    旁人讲理,他们讲杀。

    旁人讲杀,他们要道理。

    不然,他们就拼命。

    这搞得百里家和监察天司的人很是被动,蚁多咬死象,喽啰不成气候,但是会阻挠正确的判断。

    一来二去,焦头烂额。

    不过最大的谈资,当数少真府的没落。

    谁也没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三家之一,居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人死的死,伤的伤。

    多少的风光,也都葬在大火之中。

    那样的府邸人家,最后竟也只有一小撮的人活着出来。

    林卯靠墙,听着隔壁的谈笑,举杯敬了对面的箕鴀,搂着怀里的女人一阵把玩揉捏。

    趁女人不注意,偷摸香了一个。

    然后得意且快活的道:“箕家主,请。”

    箕鴀也是回了一记,张口喝下酒水然后扭头喂给一旁的美人,然后满足的抹了把嘴角。

    自顾自斟酒,抬眸邪肆道:“预祝咱们成功。”

    林卯把脚伸直,让女人去捏,然后看向箕鴀道:“在下能不能成功,就全看箕家主的人给不给面子?

    说起来,林某还没谢过家主。”

    说着,作势就要起身。

    箕鴀也是人堆里混出来的精,摆手道:“林大哥客气,咱俩是鱼帮水水帮鱼,互帮互助。

    没有你出力,这王城哪能这么恢复生机?”

    一个个担心受怕,指不定躲在哪里哭爹叫娘。哪里还会跑出来,说人长道人短?

    而没有他们出力,小弟的目标谁来帮忙实现呢?

    讲着讲着,他便突然把美人翻身摁在身下,当着林卯的面开始办起事儿。

    林卯当即心里卖麻批,他娘的什么玩意儿。怎地是个女的就能上,是块地就能当床。

    但心里骂归骂,嘴上他还得讨好。

    毕竟,单靠依附浥轻尘并不能保证自己以后的活路,他必须趁事情没到那一步之前尽可能罗织起来。

    汇聚成自己的关系网,如此东边不亮西边亮,给自己留下生机。

    徐徐间,眸子欲念交织。

    抱着女人赞道:“箕家主好本事。”

    箕鴀不语,玩的是花样百出,把好好的美人折腾的死去活来。

    直到美人丢了半条命,这才提了裤子放过。但想想他又觉得对方死鱼一般,不解风情,抄起点心盘子敲碎,逼对方吃下。

    美人哪里见过这阵仗,当即吓得瘫软。

    她们是小楼里的姑娘,又不是九曜楼,没有人罩着。

    更多时候,她们这些人是真正迫于生计不得不走上这么条路。当然,也有遇人不淑,被强买强卖。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进到这里人,大多修为被废,不然就受制。

    除了认命,死都是奢侈。

    她望了眼前碎片,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一时间,抖的不能自已。

    别说,箕鴀如今就爱看有人对他畏惧。

    越畏惧,他越喜欢。

    于是,碎片抵上对方嘴角。

    贴着美人娇嫩的肌肤,似笑非笑道:“吃了它,我放过你。

    不吃,我划破你这张脸。

    让你……以后只能……”

    美人一听,登时吓得小脸发白。

    犹豫半晌,最后还是颤颤巍巍接过。期期艾艾的一双美目看向林卯和女人,希望两人能救自己与水火。

    但是女人深知自身难保,故作视而不见。

    林卯就更不会心软,他人生死与他何干。

    一圈下来,美人求救无望。

    看着碎片,想到自杀。

    怎奈箕鴀太懂她们的心思,直言不讳的戳破道:“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就不要在这里要死要活。

    你要真有这魄力,就不会坐在这里。”

    美人霎时瞠目,不可置信。

    随即俏脸低下,青一阵白一阵。

    握着碎片,紧了又紧。

    来不及抱怨,来不及多想,就听见箕鴀道:“好死不如赖活你比谁都懂,况且这点伤要不了你命毁不了你容,至多歇几天。

    对外,你还能说是我箕鴀瞧上的女人。回头,老鸨子恐怕还得给你涨点工钱。

    不是吗?”

    美人心思被扒了个干净,看了眼箕鴀后,还是颤颤巍巍拿起碎片塞进嘴里。

    一边吃着一边垂泪,一边垂泪一边流血。

    至于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一口,两口。

    三口……

    瓷片这种东西,哪里是人吃的。

    吃到最后,自然割的没有好肉。

    女人看的不落忍,但又苦无能力,便垂眸扭头开始取悦林卯。

    似她们这般跌入泥淖的,飞不出去,就只能想尽办法活下去。

    林卯没有丝毫心软,他享受着女人的妥协,也想起了曾经在忘忧身上的屈辱,莫名升起一起快慰。

    顿时,就和箕鴀有了共识。

    而箕鴀做这一切,目的就是要拉他与自己成为同等之流。

    要他以后出也出不去,一天是污秽的一辈子都是。

    想要过后踹了不认,做梦。

    林卯接过女人递过来的酒水,细嗅其香,道:“不知道箕家主找的人,可靠否?”

    说罢,眼神微递。

    箕鴀笑了,饶有兴致看着美人啃碎片,道:“放心,她的能耐我有数?”

    “确定不会出卖咱们?”

    “当然。”

    “何以见得?”

    “一个能在王城不依附任何家世的人,林大哥觉得她要是没点手段,能活的下来吗?”

    尤其,还有疾疫困扰。

    闻言,林卯哪里会听不出这层弦外之音。

    顿时不动声色的将这厮一言一行纳入眼底,对方若果是这般人物,又怎么会甘心被这种货色驱使?

    是真心如此,还是别有所图?

    忽的,他想到之前关于箕鴀的传言。传闻,这厮背后有了神秘人。

    虽一人,却可让多方势力不敢妄为。

    莫非,对方也是看中这层?

    他想的入神,箕鴀亦看的认真。没有看过这边一眼,却好像一眼不曾少。

    嘬了口酒,笑意拳拳。

    道:“林大哥想明白了?”

    闻言,林卯腔子刹那多了些许起伏。

    旋即如初,笑道:“是愚兄眼拙了。”

    说着,举杯赔罪。

    箕鴀倒不瞒他,回敬道:“我与大哥诚心相交,故不隐瞒。”

    又觑着血流不止的美人笑道:“因而,与大哥坦诚相待。”

    他话音方落,美人便瑟缩的向后躲。

    生怕这厮魔爪伸出,待会儿又是不是人干的事。

    一听这话,林卯脸色微变。

    起身道:“如此说,倒是在下不识趣,辜负了家主好意。”

    霎时,箕鴀直呼是个妙人。

    斜向紧逼的木门,耳听多方嘈杂。

    话锋一转,道:“此乃箕某之心,林大哥不必如此。

    只有一事,望林大哥日后玉成。”

    “什么事?”

    林卯嘴角微扬,精深的眸子是掩不住的精光。这小子说的好听,可他不觉得自己有本事玉成他人。

    别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箕鴀道:“我知林大哥过去也是一方人物,如今虽然时运不济屈身他人,但过去的一些人脉还在。”

    “你想做什么?”

    “我想请林大哥光复柳心斋,做在下的一双眼。”

    “贤弟如今的地位,应该不缺眼睛才是。”

    “寄人篱下,哪有自己为主好。”

    小弟再风光,不过也是女人裙下所得。

    男人大丈夫,怎可久安于此?

    “怕是菰天主不能应?”菰大小姐,放你不过。

    “天主爱才,自当慧眼。”

    左右有人替他菰家卖命,这种好事上哪儿找?

    “贤弟,认真的?”

章节目录

返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拂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拂弦并收藏返虚最新章节